欺负我同桌 - 撸撸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圆小说  »  欺负我同桌

欺负我同桌


我同桌叫陈冰,是我们班公认的女神,高个子,大长腿,发育的也好。别人都挺羡慕我有这么漂亮一个同桌,但事实上陈冰很高傲,平时不怎么跟我说话,我压根儿没什么机会,也就是上课时候偷看几眼,过过干瘾。

一开始偷看她的时候,还被她发现过两次,虽然没说什么,但眼神里面的鄙夷我还是能看出来的,弄的我很尴尬。不过我脸皮够厚,依然我行我素,后来有一次偷看的时候,我发现陈冰很不对劲。

她脸很红,侧着身子,用一种很别扭的姿势坐着,一开始我还没明白咋回事儿,仔细偷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她竟然俩腿使劲儿夹着桌子腿,身子还不停的乱扭。我虽然从没见过女生做这种动作,但当时看着陈冰的样子,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麻痹,她在弄那种事!

陈冰可是我们班的女神啊,学习永远是班里第一,年年都拿三好学生,她咋能干出来这事儿?当时我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仔细又看了看,她真的是在夹桌子腿,而且她那痛又快乐着的表情,跟我做坏事的时候一模一样。

虽然平时陈冰都不拿正眼看我,但说实话,我心里一直暗恋着她,一直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儿,是我心里的完美女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我心中的女神竟然是这么一个货。

陈冰的女神形象在我心中瞬间彻底坍塌了,我甚至有点鄙视她。我觉得女生开放点没什么,但陈冰平时还装的那么女神,太他妈的虚伪了。而且上课时候干这种事,实在是开放的有点过分。

当然,虽然我内心鄙视她,但并不妨碍我对她的幻想,那天晚上回去我就做了个梦,恩,那种极度邪恶的梦 。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一直偷偷注意着陈冰,没等多久,上午第一节课才上一半儿,这货就又红着脸,竟然真的又来了……我本来还以为昨天是意外情况,她受啥刺激了,才干出来这种事,现在看来,这女的纯粹就是骚啊。

马勒戈壁,白瞎了那两条好看的大长腿……这时候我真想大喊一声:放开那桌子腿,有本事冲着我来!

过了好一会儿后,陈冰才终于停了下来,坐直了身体,又恢复了平时高傲的样子。我偷偷的撇了撇嘴,没发生这事儿之前,陈冰整天摆出那高傲的样子也就算了,毕竟人家学习好,人又漂亮,但这种事情都被我发现了,她再摆出那种样子,就让我感觉十分虚伪。

这时候正好下课了,班上同学开始走动,一个叫李嘉格的女生过来找陈冰玩,正好看见我盯着陈冰看的样子,冲着我说,“陈峰,都下课了,你别盯着人家陈冰看,再看你也吃不到天鹅肉。”

陈冰这人高傲,就算发现了我偷看她,也不爱搭理我,但李嘉格是我们班出了名的大嘴巴,心直口快,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我也能听出来,她这是骂我癞蛤蟆啊。我心里挺窝火的,但也没好意思跟一个女生对骂。

陈冰跟李嘉格聊着天出了教室,我一死党胖子,过来问我刚才咋回事,我把李嘉格骂我的事儿说给他听。听完之后,胖子特语重心长的跟我说,“李大嘴虽然说话刻薄,但也不是没道理啊,陈冰这种女神,咱们晚上撸的时候意淫一下也就算了,你可别动真格啊。”

“你才动真格,我刚才就是不经意间往那边看了一眼,谁知道李大嘴发什么疯。”我有点不好意思,嘴硬着说。

胖子嘿嘿干笑两声,换了副幽怨的神情,开口说,“没动真格就好,咱俩可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你可不能背着我爱上别人啊。”

“滚!”

胖子和李嘉格说的话都有道理,陈冰这种女神距离我确实太远了,但我心里就觉得憋得慌。我心里确实喜欢陈冰,但在陈冰的眼里,恐怕我永远都是癞蛤蟆,永远不可能有机会吧……

我这人从小就犟,别人越说不能的事,我越想做。更何况,现在我手里有陈冰的把柄,想对付她简直是soeasy。别人心里还当她是女神,但我心里已经把她当成了一个卖的,妈的,想玩一个卖的还不容易?

我趴在桌子上,仔细思索了一会儿,慢慢有了主意。

那天上午,陈冰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到了下午第二节的时候,她坐在椅子上,又开始不安份的轻微扭动起来。我心里有点吃惊,本来以为她今天已经弄过一次,不会再弄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又忍不住了!

我强忍着兴奋,等她弄了一会儿之后,我悄悄往她那边移了移,伸胳膊碰了她一下,小声喊了一声陈冰。她一下子僵到了那里,都没敢转头看我,慢慢坐正了身子。我甚至能看到她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毛毛细汗,不知道是刚才爽的,还是被我吓的。

我在本子上写了一句话,“你昨天下午,还有今天上午,以及刚才在做什么,我都看见了。”写完之后,我给陈冰递了过去。陈冰看见我的字后,脸上一下子变的苍白,嘴巴好像都在打颤,过了一会儿,她把本子递了回来,下面写了三个字“求求你”。

求我?呵呵!你不是天鹅吗?你的高傲呢?我心里冷笑,给她回了一句话,说让她放心,我不会把这事儿说出去的,只要她答应我一个条件。过了一会儿,陈冰又把本子递了回来,问我什么条件。我没再写纸条,而是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

我悄悄把手伸到桌子下面,试探性的放到了陈冰的膝盖上。虽然心里早想好了主意,但我以前可从没碰过女生啊,刚碰到她的时候,我俩都缩了一下,不过等我放牢之后,陈冰就不再动了,只是转过头来,用一种又惊讶又愤怒的表情看着我。

其实当时我心里很紧张,但陈冰没有反抗,让我一下镇定了很多,觉得她估计是害怕我把她的丑事说出去,默认让我占点便宜算了。而且她刚才自己夹的那么爽,说不定心里还盼着我好好摸她呢。

我大着胆子在她膝盖上摩挲了一下,这次她只是抖了一下,依然没有反对,甚至头都转了过去,开始抬起头听课了。

现在觉得摸女生腿没什么,但当时可让我着实兴奋了一把,那可是陈冰啊,平时多看一眼都觉得占便宜了,我连做梦都没敢想,有一天会这样肆无忌惮的摸她的腿。

毕竟当时胆子小,在陈冰膝盖上放了一会儿,我手心儿里全是汗,又紧张又刺激。但也正是这种感觉,让我忍不住想往深处摸过去,当时估计我脑子里都充血了,也没注意陈冰的表情,用手一点一点开始欺负她……

等我的手走到陈冰大腿中部的时候,陈冰忽然伸手下来抓住我的手,转过头来用一种哀求的目光看着我,同时她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被她这一打断,我脑子清醒了一点,心里也有点后怕,但感受着陈冰手心的炙热和身上的颤动,反而让我更兴奋了。

这时候我注意到陈冰两只眼睛里面已经水汪汪的,好像噙着眼泪。我心里有点纳闷儿,这货还真会装清纯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看着陈冰那哀求的神色,我还是有点于心不忍,没办法,**丝就是**丝啊,女神一哀求,**丝就心软了,我忍不住就把手缩了回来。

陈冰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眼睛盯着课本,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下课之后,好多同学都出了教室,我则仍旧坐在座位上没动。这时候陈冰看了一下周围没人,把脸凑过来,一脸生硬的跟我说:“陈锋,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那样了!”

警告?这货还真是骄傲的可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以为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呢?我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心里很兴奋,转过头对着陈冰笑了一声,问她说,“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事说出去?”

换作以前,我哪敢这种语气跟女神说话啊,现在我也算是扬眉吐气了。陈冰听了我的话,脸上生硬的表情也绷不住了,咬着嘴唇,眼睛里面满满的鄙夷和委屈,又快哭了出来。

看着她的样子,我反而心花怒放,不知道为啥,她越生气我就越开心。沉默了一会儿,陈冰看我的眼神更加鄙视了,又问我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就是摸摸你而已,反正我看你也挺有需要的嘛。”我已经无所谓自己的形象了,反正在她眼里,我永远是**丝,她永远也瞧不上我,我也没必要维护什么形象。

陈冰估计没想到我说话这么直接,她呆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怕了,脸色有些苍白。

到下节课一上课,我就又很自然的把手放到陈冰腿上,而且这次我直接放到了她大腿的中部。

陈冰身上又是剧烈抖了一下,然后伸手把我手往外面拨,可是她的气力哪有我大,拨了几下没拨开我的手,反而弄的她自己座位晃晃悠悠的。这时候我已经是色胆包天了,任凭她怎么拨,我就是一点退缩的意思也没有。

陈冰见弄不动我的手,慢慢的就不再动弹了,似乎已经默许了我手放在她大腿中部。我算是看明白了,陈冰也就是半推半就,估计根本没打算把我手推开。

既然人家都这样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还不得积极点啊?于是我的手开始继续欺负她,陈冰大腿瘦长瘦长的,但上面的肉倒是很结实,有着惊人的弹性,我强忍着越来越快的心跳,顺势往她大腿深处靠近过去。

陈冰又抓住了我的手,还凑过来,低声跟我说:“陈锋,你别太得寸进尺……”

她的话本来带着威胁的意思,但我这会儿早欲罢不能了,怎么听都觉得她这是半娇半嗔,感觉整个人身子都快飘起来了。我不愿意放弃这种感觉,使劲儿推着陈冰的手,强硬地往深处靠近。

陈冰眉头皱的更紧了,我甚至看见她流出了眼泪,但这时候我处于亢奋的状态中,什么都顾不上了,心里只觉得陈冰明明已经暗示了,我还怕什么。互相僵持中,我俩弄出了不小的动静,但最终,陈冰挡不住我的气力,手一寸一寸的被我推开,而我的手也逐渐滑到了目的地!

这时候我已经疯了,身上甚至开始兴奋的颤栗,体内有股汹涌的热流几乎要喷涌而出,我什么都顾不上了,狠狠的摸了她一下。而陈冰似乎知道挡不住我了,她满脸绝望,狠狠的咬着嘴唇,似乎是强迫自己不要发出声音。

就在我准备更加变本加厉一些时,讲台上的历史老师似乎发现了我们这边的动静,他咳嗽了一声:“陈锋,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虽然当时我脑子有些迷糊,但听到老师叫我名字,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一般把手抽了回来,一下子站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我心里平静了一点,刚才老师问的什么问题,我压根没注意啊,这要怎么回答?我低着头,身子轻轻的碰了一下陈冰,希望她告诉我答案。谁知道一低头我才发现,陈冰脸上挂着泪,正在小声的抽噎。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不过这时候也顾不上多想什么,我抬头看见黑板上老师写着“安史之乱”四个大字,顿时心里有谱了,这老家伙肯定是问我安史之乱是谁发起的,这问题我上课前早预习过了,于是我很有把握的说:“安禄山和……”

不等我说完,老师一巴掌拍到讲桌上,吹胡子瞪眼的冲我大吼:“我问你白居易《长恨歌》写的是谁,你竟然敢回答是安禄山!安禄山能’回眸一笑百媚生’?能让’六宫粉黛无颜色’?”

全班学生哄的一下,全都对着我笑,历史老师也让我站在那里,不准坐下。我低着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又气又恼。正好这时候我看见陈冰低着头,刚才我心里对她那一点愧疚也消失了,反而对她没帮我很生气,心里琢磨着,等明天一定要狠狠的摸她几把才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