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传说中的大人物

传说中的大人物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次职工聚会上,当他出场时,所有人都轰动了。他是一个亿万富豪、电影大亨,而我们则是他名下的一家小报社,位于芝加哥,他是最大的股东。, @: C& n$ ]0 y1 ps

  那天晚宴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和我妻子聊天。我妻子跟他所认识的那些模特不一样,亦不同于他娶的那个超模。* r1 Qq- a$ R$ d+ x

  「昨晚他和你聊了些什么啊?」第二天晚上我问她,忙碌的我们终于有了时间坐下来闲聊。

& R% a) H" n( ?) X. W   「什么问题啊?」5 s/ P+ R/ @9 u: no) x3 W: R

  他伸出手,「你是瑞克吧?」

  我握了握我的手,然后就进屋了。这个大人物四处看了下我们的小房子,最重目光落在我妻子乔伊斯身上,她正慌张地整理着什么。3 y% m# r6 O' S/ q+ n/ G3 J, C' P

  「事,请……请坐!」我结结巴巴地说,依然不敢相信他就在我面前,「您需要喝点什么吗,酒,还是饮料?

  「喝杯酒吧,」边坐到沙发上,边回答我,「坐啊,亲爱的。」他拍了拍边上的坐垫,对我妻子招呼,「昨晚和你的谈话真愉快。」

p3 r: o0 t6 {3 E2 C) Y   「我本来是想过来告诉大家,我要关掉这个报社。」这个大人物伸出一只手搁在我妻子肩膀上说,她直直地看向空处,眼睛又大又圆,闪着无辜的眼神。' _7 Pg' S5 ~4 z3 B

8 l4 l- J" o6 j+ U* E   「因为你的妻子,瑞克。我被她深深触动,一个数学女博士实在是了不起的成就。她跟我提了你的能力和主意,我很喜欢把提拔新人,也喜欢给卑微的人改变自身的机会。或许你能让报社起死回生,或许你能保住这些职位,让那些依赖他们的家庭都有口饭吃。给你的职位薪酬也很高,乔伊斯就能安心待在家里,专心研究她的数学定理了,你觉得怎么样?」% @/ u8 c% Z! P# f, B7 _4 B& v. c

: ]9 h5 \- f+ I9 A/ N, Y   我无助地盯着他们俩,我该怎么办?上百个岗位、我们的报纸、我的前程,还是我亲爱的妻子?他比我富有无数倍,我们深知这一点。一百万美金只不过是他钱包里的零头,我所工作的那家报社对他来说,可有可无。4 q% l/ J, o( u

  「再过一个月,你们的主编就要退休了,我提拔你到这个岗位,别的人都会认为是你应得的,但人猜得到真相。

0 Gs% X; m6 Q5 [b1 A7 f   「那,真相是什么?」我依然迷糊地问道。' P+ d% u+ _* O! ^: {( s9 J

  「我知道你猜得到的,瑞克,别再讨论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怎么样?」我盯着乔伊斯,她也盯着我,无辜的大眼睛里分明在向我祈求一个答案。我们怎能答应?可是我们又怎能拒绝?, M: O1 a+ ~; v0 @

) m9 l8 n) t" r1 B7 j1 g, r$ f   「宝贝,放松点,」他柔声哄着她,「放松就好了,躺下来。」「我不能这样!」我老婆无力地拒绝着。* f7 n\- _1 H* X0 L# _/ e) w

  我舌干口燥,四肢虚弱无力;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谁能当着人家老公的面和她说着下流的话,做猥亵的事,还能逍遥法外。

  乔伊斯简直是个尤物,苗条的身材,一头微卷的金色长发,皮肤光洁细腻,犹如初生婴儿般,现在24岁了,可是去泡吧的时候还得出示身份证。同他那上了年纪臃肿的身材相比,我老婆青春活力、姣好身材就像黑暗里的一点明星,引诱着他腐朽的欲念。

, U8 S" E/ v( q; A5 T& C- K4 L- K   我内心一片悲凉,就像经历了异常车祸。我无法承受正在发生的所有,这突然闯入我们生活的灾难,正在我面前要操我老婆的男人。- F3 @7 j7 `, a% \' K% E

  他用粗大的肉棒在我老婆阴户上摩擦了几下,然后屁股往前顶,硕大的龟头挤进我老婆紧窄的阴道口;就在我眼前,我年轻的小娇妻就被这个亿万富翁给玷污了!

  那一刻,我老婆瞥了我一眼,蕴含着

  「这世上有比这更刺激的;完全的占有,强大的权力,在她那无助的老公面前上了一个年轻的人妻!」他边说,边将那粗大的肉棒顶进我老婆体内。我突然意识到他们中某个人有了些分泌物,不然无法这么顺利地让他插入我那娇美的老婆。

  「你以前看过你可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做爱吗?」「,有。」「嗯,真不错。以前那些元首和国王可以轻易地得到他们想要的女人,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并不肥胖,但还是有点超重了。他已经60多岁了,好几个老婆,好多小孩,甚至好几个孙儿女。肥大的屁股在我老婆身上不停地起伏,每一次抽送,都将那粗大的肉棒深深地顶进我老婆性感的身体里。

  你的天性就是在我爽完后接着上她,所以你

  「还有就是,你老婆也很愿意,瑞克,」他继续在我老婆小穴里抽插,然后对我说,「昨晚她和我调笑了好几个小时,你不得不意识到我在说什么,我是一个极其成功的男人,像我这种人屈尊纡贵来和她交谈,她应该会受宠若惊。确实我不很老了,而且体形也不够好,但你不得不承认,我很有权势。」他双手抱着我老婆丰满雪白的臀部,在我老婆胴体上尽情耕耘;她不时地扭动娇躯,从他们两人连接的部位看去,我能看到她那粉嫩的阴户,他那粗大的老鸡巴轻快地在她湿淋淋的肉穴里进进出出,每一次抽插,肉棒和小穴结合的地方都带出一丝丝乳白色的淫液。他那包着两颗睾丸的硕大蛋蛋也随着肉棒的抽插不停拍打着我老婆的会阴。我老婆躺在他身下,看起来是如此娇美、如此青春、如此美好,太耻辱不堪入目,又太迷人不忍闭眼。

  「你真是个可爱的女人,乔伊斯,但真正吸引我的是你的聪慧。同你这样真正有头脑的女人约会实在太吸引我了。

  他停下抽送,静静等待我老婆的回答。, W& I* R% A4 Q

5 H% d. N$ w) \0 Z; G' C1 X   「当然啦!」我回道,声音有点古怪。

2 Q, P+ pi8 U9 I; q9 Q7 @1 b7 w   「即使是此刻,你看到我玷污了她,她亦在我身下婉转承欢,你还爱她吗?」「是的!」「再说一遍,告诉她,快点,告诉她!」- Q% q4 W9 {7 {6 t

0 Z- ~: g# ~5 f3 {8 w   我老婆双手抱着他宽阔的肩膀,修长的美腿紧紧环绕在他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金黄的长发散落在沙发上,瀑布一般飘洒在地板上,美丽的大眼睛妩媚地望着正在她身上不停耸动的老男人的脸。他粗野地操着我的娇妻,一点都不怕把她操坏。

* `3 }/ d6 u* A   「太爽了!」他们休息了一会,然后他温柔地吻了我老婆,将肉棒从我老婆红肿的蜜穴里拔出来,坐起身,「世上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

. u/ |# W$ o6 p+ V. _   「好了,瑞克,就这么说好了。」他说,坐在那穿好衣服。

  「哦,她上环了。」& Z% g( R5 q( I5 j

  我盯着他,即使是他已经在刚才上了我老婆了,这依然让我无法接受!, p% k5 v4 s7 |$ r! L\

  「什么?你疯了吗?」! Z5 F$ p5 q! o% [0 b5 c; Z

  她穿着一件短袍子,头发蓬松,光着脚,但双眼一片冷静。

. m5 C! T9 [; [0 b7 |7 `$ q- |   之后就再也有老板的音讯,但过了几个星期,珍妮特又出现了,带着我们和行李做豪华轿车去飞机场。登上一架私人飞机,飞到了纽约,另一辆豪华轿车送我们到华尔道夫大酒店,入住一间早已预订的豪华套房。

# ~+ v& Y]0 N- u   珍妮特进了我们的套房,她给乔伊斯带了些穿的:黑色高跟鞋和丝袜,一对漂亮的钻石耳钉,一瓶高级香水。她帮我老婆准备好,做好发型,告诉她我们老板是个多有情调的男人。我很奇怪为什么他不让珍妮特给他生小孩,反而找我老婆,珍妮特看起来非常合适啊。不过过多久我就知道了,他早已这么干过了。( Q, ~3 @7 X9 Z?5 z4 h

2 G3 C' L4 d6 b6 |% h- h) V! [; ?   「很高兴再次看到你,瑞克,最近你过得怎么样?」他友好地致意,「珍妮特,喔,乔伊斯你也在,我想你好几个礼拜了,你感觉如何?」8 F) B2 Z, Q5 P; M# l4 q) y

  「我很好,谢谢你!」我老婆淡淡回道。她穿着一件丝绸礼服,遮盖着她恍如凝脂般的光洁皮肤,但性感的尼龙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却让她更加迷人。2 M+ K8 J. X% w. V^3 j

  「因为那样更有趣。」他大笑道,牵着我老婆的手出了门。+ B# b6 k3 V( `! J# q0 y: E/ s

6 ]4 X( j2 g; i   在他的怀里,我老婆身材娇小玲珑,富有年轻活力,又那么柔弱。我俩都是普通人,无力抗拒他的魅力、自信、令人生畏的财富帝国。他将我们推到一个角落里:我们能挽救这份报纸、所有朋友的工作,我们能走进从前梦寐以求的生活。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让乔伊斯怀上他的孩子。仅仅假装他的孩子就是我的,实际上也都是我的,我将是他们名义上的父亲,而他,只想做他们遗传学意义上的父亲,当然还想和我老婆做爱。; o- x7 d! {- [+ N/ j4 U0 O; h3 e

& w0 wh( A; x2 }6 V+ g8 ?   乔伊斯爽的浑身发颤,双手抱住他的脑袋,扭着丰臀希望他舔的更深一些,迎合着他,承着他的欢心;其实他不需要取悦我老婆。他本可以尽情操完我老婆,将浓稠精液喷射进我老婆体内,然后回到他繁忙的时刻表里,但很显然,他非常乐意和我老婆一起享受这快乐的性爱之旅。

  「我喜欢我女人那里的味道。」) c6 X, a( Q. j

+ q! U$ k# g% o0 H   「有个问题啊,当你为某些女人服务完后,嘴里的气味会让她们受不了。我老婆就是这样,只要我亲过她的阴户,她就不准我吻她了。瑞克,你过来代替我爱抚你老婆,我去漱口。」他再次抬起头对我说。

  「来吧,她毕竟是你老婆呢,让她保持这种兴奋的状态吧。」他指着我老婆粉嫩的肉穴向我示意,那是通往她子宫的入口,即将被他的生命种子灌满。

  我老婆刺激的大声呻吟,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脑袋,我将舌头探进她湿热的蜜穴里,尽情品尝着她甜美的淫液。

2 ?9 ?. x8 Q" M2 e. g   他滚回我老婆双腿之间,粗壮的阳具抵在我老婆娇嫩的阴户上;我竟然看到我老婆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肉棒,引导着它插入蜜穴里。' I) |9 r; i# l: @

$ k( Z4 m2 A$ U" M   「好美啊,你好棒啊!」

" b9 o# ]: R8 C4 I   看着我老婆和这个老男人欢好的春宫秀,我手握着鸡巴,无奈地撸动。这确实很丢脸,但是却无所谓了,而且我也觉得有点点小乐趣。

  乔伊斯快要到了;他越来越猛烈地操她。她低声呜咽,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他更加用力,每一次都深插到底,她爽的大叫起来;他紧紧抱住她,一脸满足地向我老婆的蜜穴中射出大股浓稠火热的精液。

  她难过地看着我,澄澈的大眼睛饱含着忧伤,望着我落寞的肉棒。她点点头。

  吮吸,在他的目光下,我射在了我老婆的嘴里。

; f8 s- Q) P) T, c- E1 X   到了第二个礼拜,他让珍妮特进了房间。* j1 u4 o( t) I3 u, W

  「珍妮特,你能给瑞克口交吗?老让他盯着我和他老婆做爱,让他很难受。」「当然问题了。」她若无其事地答道,似乎这只是另外一个任务,不过也确实。: M4 \9 N$ ]! A4 }- s

. N3 h4 H" i+ K3 }. e- s   她真是异常漂亮,与乔伊斯不同;她很会化妆,嘴唇红得像血,睫毛梳理得非常整齐,眼影恰到好处,一头浓密的金色长发富有健康的光泽。& g, i+ T5 q- P- v

  自那以后,她每晚都会和我坐在一起看。珍妮特喜欢两件事,那就是亲吻和口交。她喜欢看我脱光衣服,但自己却从不脱下一件衣服。她经常把我弄兴奋,玩弄我的肉棒,还经常和我舌吻;接着将我含得射出来,全部吞进肚子里。

  最后,我们的奇异之旅终于结束了,我们回到了我们熟悉的城市、熟悉的生活、熟悉的朋友。2 R" f1 \" g! ^" ^1 n

  接下来的五年我们都有再见到过他,总部也会时常派人来视察我们的报社,但他却不会浪费时间在这样的琐事上。0 G* O9 A: m' ~6 l( K, Q

& m+ {" r, wF+ I. E+ D  我和乔伊斯从未讨论那几个礼拜发生的事情,我们成功的秘诀,还有第一个孩子的到来,都深深埋藏在我俩心底。

+ t# V$ q) A( I* L5 E2 |   某个夜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那是他。

  「你过得怎么样,乔伊斯?」他盯着我老婆的眼睛问道。

  他大步流星地走进我们的屋子、我们的生活;他还是那样一个大人物,我们无法让他遵循我们的规矩,我们深深知道。1 H9 J5 \# G' y' b! p, Q( A' d

: o. I! w5 S2 d/ Z0 Z3 l0 R   「确实如此。」我跟着他走进门,低声回道。

% P% {% G8 w, k, U9 j0 f* V: j   他坐在我们的客厅里,聊了好几个小时,微笑着看孩子小时候的照片,愉快地逗弄着他的孩子。这样看起来很奇怪;此时的他不再是一个无所不能的金融家,仅仅是一个老人,一个不认识自己孩子的父亲。

  「瑞克,我知道你已经足够用心了,但是报社去年还是亏损了300万。」我们聊了一会细节,不过这无关这个故事,就不多写了。, O- r4 \1 h, {) B* }

  「那你的意思是要关闭这个报社了?就在我们销量上涨的时候?」我垂头丧气地问。

  「艾米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我给她弄了一份信托基金,只要她能进入最好的十所大学之一念书,学费就有任何问题了。」

, M/ h7 iF& ~! \   「额外的五年,代价是,我想要和乔伊斯再生一个孩子。」他接着说。, L& m1 _. av" ^) A

  「我到其他房间打个电话,你们可以商量下。」说完,将熟睡的孩子放在沙发上,进了我们的客房。

5 ?4 ^( J0 C" N8 q% B8 O1 S3 ^5 o   「再生一个,何况我们也想再要一个的。」

4 G3 i0 }; q+ V/ ?- a   「那也会是你的孩子,难道艾米不是你的孩子吗?难道你就比萨姆少爱她一分吗?」「当然是我的孩子,我很疼她的。」! y, P8 g. m- Y( i: y7 W6 m8 T- K

* w4 q1 y1 u# h# @   我们还能怎样?如果我丢掉工作,我们不得不卖掉房子,离开这座生活多年的城市。当然,所有在这家报社工作的人都得丢掉工作。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还是我们这个群体的命运。

2 b4 X8 D+ k2 n   过了一会,他回到客厅,我们告知他我们的决定。

  「大概一个礼拜吧。」' q0 R8 X; T5 N2 x

  他们之间的热情很奇特,仅仅是纯粹的性。他们不想一块生活,亦不想深入了解对方,只是想一起做爱,生一个小孩。他们渴望交合,基于双方不错的繁殖能力。9 D3 s. ]* n4 v# w

# Y* j( l& ~2 F   他犹豫了下,说:「我得赶回城里,飞机正等着我呢。」「让他们等你。」她建议着。

) d0 Q) B$ P5 z$ Z4 x/ S   「你乳房变好大了啊。」0 O3 u9 U4 X' l/ E5 D, L: Q! d# D! [: J

  这个老男人抱着我老婆,一双大手在我老婆的丰臀上乱摸,她双腿缠在他腰上,背向后弓起,方便他亲吻她那丰满圆润的乳房。他不停地吮吸着我老婆的乳头,她快乐地呻吟起来,手脚并用地紧紧夹住他。6 K9 ?7 A) U5 I; j7 P

/ |" w* j9 v3 q6 x0 p. `+ R   「楼上!」她呼吸急促地答道。

; w) B. K% j* ~9 I   「把艾米抱到床上去,然后过来和我们一起。」她露齿一笑,似乎此事无足挂齿。

. h* u+ y, n4 c   岁月和两个孩子在乔伊斯年轻的身体上似乎不着痕迹,她现在已经29岁了,胸部和臀部愈加丰满。天使般的披肩金发,皮肤光洁胜雪,腹部平坦柔和,延展开的妊娠纹是她生儿育女的奖牌。" |, {2 ^( y! H+ Du

! m% r8 x+ ?! W# F) e   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我很能理解她想要他做孩子父亲的想法:他,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我们的孩子生来就是富人;他在六十八岁的高龄还能孕育健康的精子。但我很不能理解的是,她竟然如此渴望和他做爱,他看上去也不那么健壮啊!d7 x6 h7 [7 f% K5 y

4 i1 |/ J5 w4 V0 W5 j   「瑞克,看你的老婆,金黄的长发,光洁的皮肤,丰满的双峰,真是个完美的母亲。她不光为你打理好家务、照顾好孩子,还在研究高深的数学理论。」. I" g5 A$ K+ Y0 z6 u& A* f/ ]

  「刚刚她跟我说,她除了你之外,从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当然不包括我了。: ~- I8 M' A. n' g

  我看着她,她正在他的爱抚下喘息,等着与他交媾,渴望着他的老鸡巴插入她白嫩的肉体。一手抓着他的肉棒,缓慢有力地将它往下体牵引着。

% `& q# o- [$ Z/ g2 x; g   「我和她做爱,你会心痛吗?」

9 {1 ]" f+ k' |+ @   他笑着说:「可这么多年,她都属于你,现在将她同你的恩人分享片刻时光,你应该不会介意吧。」他爬到我老婆身上,不时轻吻着,然后翻身下来,轻抚我老婆的小穴,「你们亲热时,你会给她口交吗?」「嗯。」我回道。

8 r/ e2 }8 ?, b   乔伊斯双眼期待地望着我,秀色可餐,真是个尤物。

  我爬上床,照他所说的办。# j( q/ i" o- |! b$ Y* m

5 Q( w0 D, B" @) S* a# R   最终他让我到边上去,「我要和你老婆做爱了,你坐到边上看着我们就行了,看我怎么让你老婆爽翻天的。」说完,他爬到我老婆腿间,一手扶着坚挺的肉棒用力挺进我老婆泥泞饥渴的肉洞里。乔伊斯双手撑在床单上,头往后仰,年轻娇美的身躯紧紧夹着他肥胖的腰身,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

  过去五年里我们渡过了无比幸福的好时光,当然也很性福。但在这和谐美满的生活背后,总有一丝暗影存在;无法忽略掉他,无法拒绝他提出来对我老婆的性爱要求,她将要无条件接受他的精子,肚子里怀上他的骨肉,而且不仅是接受,我老婆还很乐意这么干。她热切地渴望着他,他的时间,他的承诺,他的目光,他优良的遗传基因;她盼着他的热吻,他的老鸡巴,还有我所承受的一切。我的谦卑是他们最好的前戏,让他们无比兴奋。% w( U0 [9 _% _( l

  「我最喜欢乔伊斯的一点,就是她对待我的方式,并非一个肥胖的老男人,而是一个强大、有魅力的男人,是吗,乔伊斯?」

; t- f' r. U" {1 ^! A' @. h   「你还想给我生孩子吗?」! I6 m/ |# x6 I8 qI" i0 r" l

  「瑞克,这就是你老婆迷人之处,太迷人了!」说一个字,他都要重重地将肉棒捅进我老婆身体深处,以示强调,我孩子的母亲,当然也是他孩子的母亲,性感娇艳的人,在他身下发出一阵阵魅惑男人的娇吟。

  他拔出肉棒,顶在我老婆红唇上,她温顺地张开嘴,含入他的棒身,愉快地吮吸着。他的老鸡巴越发坚硬,紫红色的龟头放射着诱人的光泽,青筋爆出,似乎快要到爆发的边缘了。0 G1 a$ }1 H$ G: x; O* C

, |% D- H+ ~. J4 i" p   「亲爱的,医药箱里有凡士林,你去拿过来。」她又说道。

  「别傻站在那啊,把油摸到你阴茎上。」他不满地看了我一眼。

" DF+ i7 \# K' K. I   好吧,我也非常激动,观赏他们俩做爱总是让我很兴奋,当然伴随着心痛与嫉妒。珍妮特也不在边上给我口交了,我好希望能再来一次啊……; u+ b: V4 ~* x- G. `, I. d

  他手抱着我老婆的脑袋,鸡巴在她嘴里滑进滑出。我闭上眼,不想去看他,身下更加猛烈地向前耸动,一下比一下用力地捅进我老婆肛门里,她硕大的乳房也随之摇晃着。她全身发颤,大声叫出来,直肠肉壁一阵阵抽搐,有节奏地挤压着我的肉棒。无比的刺激也让我忍不住爆发了,忍了一晚的浓稠精液狠狠地喷进我老婆娇嫩的直肠深处,烫得她又一阵阵大声呻吟。

  「瑞克,整理下行装,」他边说边爬下床,「下个礼拜你就跟我在一起了。」「为啥?」「这样子,我就能保证不是你让乔伊斯怀上了,而是我。她得照看孩子,不然的话,她就可以像上次那样和我共渡几个礼拜了。快点,飞机正等着我呢。」- V5 n4 Q9 z" Q

  「珍妮特不再为你工作了?」我忍不住问他。o$ v: B7 H8 n% w! x' Y

  「什么?」

3 N/ O$ @5 ?! @: h1 w   他老婆比我老婆年长几岁,但比我年轻一些,她很惊讶他竟然回家了。

4 v& ]; A' M. Z( E/ J0 {   她很高,至少178公分,身材苗条匀称,凹凸有致,修长挺直的美腿,还有一头红褐色长发,绝对是少有的美人。她的脸从任何角度看去都完美无缺,任何表情都能令人眼前一亮,美丽的又一种诠释。但她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忧伤,这不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i/ m1 Y4 Z8 @{+ p   「在我这里就随意一点,过几天我就回来,我们一起去你家里。」他走前如是对我说。

/ v3 [! H1 w/ |# i   她很渴望同伴,我亦如是。在床上,她向我倾诉她一生的苦难,我俩引为红颜知己。

  好景不长,他就从纽约打电话过来了。7 r3 q4 D/ x% Q

+ g* k1 a. ^/ }8 |$ P   这个高挑的漂亮女人看起来魅力尽失,但我们还是一起睡。我们聊天、热吻、做爱、享受着这虚假的情爱、共渡我们的寂寞时光。

1 E4 |0 [, {q* t" Q6 H   在他自杀后,人们才发现他整个财富帝国内竟然是巨额的债务!( T. t8 R$ {+ b; }" d. C' e& `

: i0 A3 C! |* K2 f   我们不得不搬到市里,我视野待在家里,照看着我们的三个小孩。乔伊斯则凭借她的博士学位和已发表的几篇数学论文,得到了一家跨国银行的高薪职位。

  对我来说,不难发现所有孩子的父母都曾经被这个大人物私自推上高位,绝大部分一直处在亏损状态,直到整个公司破产。z- T1 j$ g- H, c6 z, D" b+ X

3 p$ g; J! b2 |j   但我得说他们都错了,至少他同75个不同女人生了123个孩子,难道这不是成功的真正含义吗?
, x4 g) Z, Z6 b& Z( G: t7 T4 _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