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情敌微笑 - 撸撸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她对情敌微笑

她对情敌微笑

秦书记拍拍刘局长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悠着点,别把小娘们给给我肏坏啰。她要真不愿意,也不要硬来,来日方长嘛,呵呵……”9 m1 Y$ }$ ?1 P( zU

4 [* B* `6 a+ O  刘局长喜出望外,一看白芸,还蜷着身子躺在床上不时地抽搐、喘息着呢,忙低头贴耳轻声求郑淑文:“乖乖,帮帮忙好吗?求你了。”! c( y. }, I& z- x

4 I& C' Q- n_/ Q* ], }( U: b# E; @  “死鬼!喜新厌旧!馋死你……”7 \* u0 b/ }6 z# t/ x; J9 F! y$ y6 P

  白芸还在高潮余韵中抽搐着,对身后两人上床浑然不觉。身子还是可怜地蜷着,那件淡绿色的连衣裙皱皱地围在腰间,两瓣白嫩屁股间夹着肥嘟嘟的阴唇,红肿的小阴唇也羞答答地从肉缝里挤了出来,唇间盈盈盛着白乎乎的粘液,有些还粘在小菊花上、流到大腿上、挂到床单上……

7 a- l6 Z- Y5 ]' t" _  白芸起先以为是秦书记又要“污”她身子,心中颤颤地想:“天!他铁打的吗?还要!真是个老怨……老流氓!……唉,人家那羞人的地方都被他玩……了个够……刚才高潮时我怎么喊那么大声?哎呀!羞死人了……怎么办?那根讨厌的东西又在人家那里蠢蠢欲动了……唉,随他吧……”6 b, W, d8 E' x3 L5 Z1 i

- u) j6 f9 O% j& {& R  “天!不是秦书记!那是刘……”

$ d- q4 L0 JC- W) T0 X  马上使劲挣扎着半坐起来,谁知上身刚好落入一个赤裸身体的怀中,被紧紧抱住。* O* z/ Q4 n, ?9 I/ }

  原来何盈丹刚才在田浩身上泻身后,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就偎在他怀里小睡了一会儿。后来被白芸的最后一次叫床声吵醒了,仍慵懒地靠在年轻男人身边,欣赏着男人妻子被别人操过后喘息抽搐的样子。直到她老公上床抱着少妇时,她才精神兴奋起来,想过去帮忙——自离婚后与刘局长相识、到嫁给他,尤其是被他拖去参加这个换妻的圈子以后,她觉得自己的性爱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喜欢在各种类型的男人身上发泄欲火,也喜欢看自己老公把别人的妻子操得哇哇乱叫——虽然自己心里也会吃醋,但那酸酸的感觉竟也是一种异样刺激!; M4 o# {+ _3 OQ2 I. _5 e

" T: dt/ p) b- f9 z, b- u  一边对老公使使眼色,假意斥道:“你这个老色鬼,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回家看我不收拾你!你看人家白老师心多软……就便宜你这一次吧!别把我妹妹弄疼了,知道吗?”

: w: L- O6 j! {8 b0 k5 j) `  娇弱地挣扎、求饶着,少妇竟呜呜哭了起来。' n9 f9 m, @- X+ a0 G* b

8 C# p$ |3 j# f, Q' ]  郑淑文在心里骂着,嘴上却一句句“好妹妹,别怕”地哄着,手上也偷偷使坏——先揉揉刘局长的卵蛋,再抓着硬硬的肉棒往白芸满是白液的肉缝里塞,还顺便用手指沿着湿缝往上摸到那粒突突的小阴豆,揉了几下。3 P$ T0 _k$ f4 n' {4 @' V

% {' Y2 H; p' m: s$ m5 n  刚刚经历过多次高潮的少妇羞处充血肿胀、异常敏感,在三人“齐心协力”的挑逗之下,白芸整个身子都软了,只在何盈丹怀里象征性地微扭着、颤抖着,呜泣声、哀求声也越来越轻。/ Z: U; B0 g+ `( l& L8 H/ G

& s( Q- o1 b5 {' l( W  了一声,身子在自己怀里一阵剧颤,知道老公已经成功地肏进了这个“淑女”的小屄里。心中一阵兴奋,伸手握住少妇的一只奶子揉了起来,发现小奶头已是挺得硬硬的,心中直笑:“装啥呢?口是心非的小浪蹄子!”3 ~) i5 y5 v, ~- wQ$ C

  她惊恐地听到自己身体里有另外一个白芸在呼喊:“来吧!反正我已经不是个好妻子了!弄吧!我不是淑女!是和郑姐一样的坏女人……插死我吧……”# cJ/ u; h6 ~) {" i

  这回不会重蹈覆辙吧?为了这小娘们,今晚他还偷偷吃过一粒“伟哥”呢!% B8 g% q" X# ~! t7 }+ q/ c3 t

  抽插了不足四分钟,刘局长就射意连连了,心里叫声“不好”赶紧抽出肉棍。强自忍了几秒种后,他才从老婆怀里抱过白芸软软的身体,让她仰躺着,又拿过一个枕头垫在她屁股下,再用自己分跪的两腿把少妇的双腿分成青蛙状,然后手握肉棍在少妇阴唇上蘸了些粘滑的白沫,对准小洞口噗哧一声又插了进来。

  随即就陶醉在那令她期待的胀满感之中了。2 l% x+ I9 a, ]2 N

. N! n6 A- N+ i7 m9 O  郑淑文则伏在刘局长屁股后面,饶有兴致地观赏起肉棍在少妇小穴中进出的“春宫特写”来,还不时地摸摸刘局长的卵蛋、抠抠少妇的屁眼。

( S- [: W3 F$ J. t  但这样活动却也有坏处——享受少妇的娇嫩的同时,他又射意顿生了。

" D0 t4 e! x# j6 A: q5 ]# _  刘局长心里这样骂着,下面却已加快了抽插的动作,大屁股绷紧了一阵疾挺,准备冲刺了。3 x, n- [9 k8 r

( d) a6 N& c0 \6 Z/ Q4 Y3 ]  何盈丹熟悉丈夫射精前的神态和动作,心里酸酸地嘲弄着。她转头一看一脸潮红的白芸,只见她眉头紧蹙,两眼泛白,脖子后仰,小嘴张成圆形,喉咙里发出“哦,哦”的声音,身子想曲起又无力地躺下,接着还猛抽了几下——她竟先高潮了!6 Z! S. N/ @: N: I* f! G8 v2 J

  正在喘息回味间,刘局长忽觉耳朵一痛,待要睁眼看时,已被老婆一下从白芸身上揪了下来。3 D' f2 ]" |2 l5 w4 d$ D, f& R- l0 C6 A

! p0 V# j: m) I. S7 A% j, x. y" \  何盈丹故意娇声道。

  “男人最怕这句话了,呵呵……”

! [4 r4 e. _1 d( g7 l  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白芸好像失去了意识一般,竟还兀自曲张着双腿,在那里一抖一抖地抽搐着、喘息着。羞缝里的嫩肉和小阴唇也在不时地抽搐着,被肉棍撑得微张的小肉洞一缩一缩的。肉棍抽出几秒钟后,郑淑文就看到一股白莹莹的精液从小穴口溢了出来,伴着洞外的白色泡沫往下流,把粉红微凹的小菊花盛得满盈盈的,还流到臀下的枕头上……

  场景换了,一张好大的床……自己在狠命插着一个女人,好像是秦俊的女友小黄呢!插、插、插……小黄被干得叫床不止,还哭了……

  梦境时而美好,时而惊险,当梦到老婆扑进自己怀里哭泣的时候,田浩慢慢地从梦中醒过来了。半梦半醒之间,他迷迷糊糊地觉得这是个好梦,跟刚才的事实有点接近——自己痛快淋漓地搞了刘局长的老婆,而妻子虽然受尽秦书记和郑老师的调戏猥亵,但最终好像还是坚强地拒绝了他们,让书记得逞……自己是不是赚了啊……! ]5 D+ D{, ~& M* |

  “……嗯……”

6 }5 y9 a8 ]6 u( h) z  “我再问一次……刚才……爽不爽……”

2 a: C# S; B; E& s" f& ^  刚才问过几次吗?爽不爽?是指被猥亵的时候,还是……7 t# B) ?1 `# i5 p

  (他在按妻子哪里?# ]7 t2 l& R0 xj$ [! G2 L

  “不说是吧……那我……”

  妻子好像妥协了。(对了,肯定是按在妻子的那粒小阴豆上,她那里最敏感了。这老淫棍!

  对话随着田浩脑子的清醒也变得慢慢清晰起来。8 A6 {" H! ]2 T6 L

  “不知道……嗯……哦!别!……好,我说——在上……面……”5 O* L, b3 e1 v& ]+ J* s

  上面!天,她真的被书记……奸了吗?还试过好几种姿势?( b4 t! w3 A, ~# B& A7 y" b

( O5 @3 G3 i+ w" t  他不敢马上起来,只悄悄地微微睁开一只眼睛——房间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昏暗?好像只有秦书记那边开着一盏床头灯。妻子娇小的身躯被魁梧的书记拥在怀里,光着屁股侧身背朝着自己,头枕在书记的肩上,身上只有那件淡绿色的连衣裙皱皱地围在腰间;书记的一只手在她腰背玉肤上来回抚摸着,另一只手……" `. [. b5 ~' ]' H7 C7 F

  “哦——你是说男下女上的姿势吧?你知道吗,这姿势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凤飞天’。你刚才是不是也飞上天了,啊?嘿嘿……”7 K5 q; k$ g9 ^" @$ t$ }0 N

  “讨厌……哦,别!……才有呢……”0 g+ T2 q. e( h" f! X

  “还有?你看我这里……都被你咬紫了,哎呀,还肿起来了……”; Y) {4 q- `$ G+ E% d) ^$ m$ ?( u1 R3 t

  “求你别说了……我老公他……听见会……不高兴的……”; h# V; s' ]( j

  “说实话,我比你老公厉害多了吧?嘿嘿……还有阿俊、老刘呢?”

  “你……无耻……怎么问人家这些……”" |. @; w8 b9 K' E; V# e! u

# O7 x$ U5 a( c: A4 xg  “嘘——别笑那么大声……求你别笑了……把他吵醒了怎么办……”

: p- E6 V; ~7 n2 V3 d  连老公都不叫了?女人心啊……

& ?6 p) k0 [# \" O* P, }* ?# `! y  (这老无赖!$ N' f$ G' C* `/ M0 O9 S

  声音轻得快听不见了,但田浩却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像打翻了醋瓶,酸酸的。: C. F: V9 G7 b+ R

/ \) ?1 W3 C# [9 J  (妈的老东西!搞了我老婆,还这么损我,真不是东西!一半大?哪有那么夸张啊!老婆你也是!老东西真有那么厉害吗?流这么多骚水给他!\! h) i. O5 o! I* W

  (还算知道羞耻……不对啊,不让别的男人碰,那就是说老东西还可以继续玩她了?再说不让别的男人玩,也该来求老公才是,怎么求起老东西了?他是你什么人啊!* t! f1 x+ S& Q3 _) ib

  “不,我老公可以……谁说我是你的……了……”B& A4 f3 E5 S

5 j. p" `6 k: Q) P  “哎哟——我们的白芸妹子在和书记说什么情话呢?也让我们听听嘛!”

6 |6 v: R2 M) mr  “咿?刚刚还在说得起劲呢?怎么一下睡着了?不会是装睡吧?”

* X+ G9 W4 A. ?& _8 Z: q+ L1 ^5 s  “好了,好了,别再捉弄白老师了。书记,是不是该叫醒他了?你也……该好好休息了,明天还有海上活动呢。白老师……我看就留在这里陪书记吧。”

: w+ r. q7 D& s* E  白芸自他们出来后就一直缩在秦书记怀里声音,正如何盈丹说的——她羞臊得只能装睡了。但一听刘局长让她留下来陪书记,急得忙睁开眼睛:“不,我才不留下陪……”- t/ A1 H( L2 n1 X0 O! o

  丈夫醒来看到自己这样子,那是怎样的尴尬状况啊!白芸慌张地扯下裙摆遮住光屁股,拉上左边的肩带,但右边的压在书记怀里,不好意思再动,只能任一只裸露的乳房依旧贴在书记身上,赶紧继续装睡。% N3 E- p1 p- g# F* _" h

' }, H: E4 q+ q  “你这个丈夫怎么当的啊?连老婆都守不住!告诉你——你的娇娇老婆已经被书记美美地享用了一番!嘻嘻……”3 rZ$ Q% C+ w0 X: Q

2 i8 i) q/ C& y: b\  “不过我们可以作证,书记一点也用强。是白老师她自己忍不住了,求书记操她的哦——不信你问自己老婆。白妹子,白老师……”

9 B9 `( ]" i9 D; o3 c& y5 D  “嘘——别吵醒她了,郑老师。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会想开的。我们走吧,让书记和……早些休息吧……”! y# j- P, q- A' M- ]4 b8 e

/ V; ?1 g( w8 }$ h% X7 X  但说完这些话,他心里有种酸酸的滋味——就像第一次吃酸梅的人,酸得嘴里都是口水,但为了不让人笑话,偷偷咽下口水,还得直说“好吃、好吃”郑、何二女都在穿衣服,但田浩这时再也无心看美女“穿衣秀”了。他一边穿自己的衣服,一边强忍心中酸苦,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大家吩咐明天去田横岛坐游艇玩海的事宜,就像躺在书记怀里的根本不是他妻子一样。

0 b7 x) G4 z( v3 h3 s) @3 Z, m$ t9 E  临走,他最后一个出去,带卧室的门时,又探头进来轻声对秦书记嘱咐了一句:“书记,我明天10点来叫门,10点20用餐。”9 E) C3 V4 k1 b$ Y2 b% r4 H

  他也奇怪,觉得自己对妻子的爱,非但有因这件事而减弱,反而强烈了不知多少倍!现在的爱里,有深深的歉意,有缕缕的怜惜,有浓浓的思恋,还有淡淡的醋意——这醋意,竟有点像五年前他还追到妻子、看到她对情敌微笑时的滋味儿……>